63091138.com演示站

时间:2018-06-27 16:22  编辑:18-45.com

成立时被赋予监督与咨询多角色,权源不清让监督难行使,欲调整定位

正遭遇信誉危机的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,6月9日,讨论了自身定位和转变职能的问题。此前被不断曝光成员与红会有利益关联后,这个承载着“独立监督红会工作”使命的机构,准备对自身改革。他们反思,认为成立之初就定位不清晰。

记者调查发现,社会监督委员会成立之初,便被赋予多重角色。过去半年中,委员们也承担多种工作。部分委员在进行监督,同时承载与媒体沟通职能;部分委员承担红会咨询顾问角色,还有部分委员在为红会的改革做课题研究。

“社监委和一般的咨询委员会的区别是什么?”6月9日,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(以下简称红监会),14名委员开了年中会议,一个重要议题是“定位”问题。

按红监会此前计划,今天,他们将就此召开媒体见面会。

这个被认为承担监督红会功能的“第三方独立机构”,正处于信任危机风暴。

过去一个月内,全体16名成员中,9人已被一一“起底”,网友认为他们与红会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,难行独立监督之责。

多名委员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,红监会内部也一直在讨论和反思。

“不是委员之错,不是公众之错。”对于红监会今日之局面,多名受访委员认为,在成立红监会之初,就定位不清晰。

用改革跑赢危机?

红会遭遇郭美美事件后,想借助专家促进改革,另一方面,国务院要求社会监督,红监会在此背景下诞生

红监会成立于半年前。2012年的12月7日,16名委员由红会邀请上岗。

那之前,红会正经历着自己的信誉“低谷”,尤其是此前郭美美事件的余波。

6月11日,委员之一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团回忆,2011年10月,她组织了一个红会改革的研讨会,刚到红会任职不久的常务副会长赵白鸽也参加了。

会上,专家们强烈批评红会,“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6点”。会后,赵白鸽邀请杨团等专家做红会改革的课题。

杨团说,赵白鸽在对红会调研后,发现了很多问题和疏漏,迫不及待要启动改革,甚至希望“改革跑赢危机”。赵白鸽希望更多体制外的专家参与到红会改革中。

 1/8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
关键词:红监会

标签: 起底   权源   红监   难行   监督   不清